從美國大選看傳媒生態
2020-11-19

理論上,傳媒在報道新聞時應嚴守中立,不偏不倚地把客觀的實況告知受眾。如果人民連社會的實況都沒法獲知,又怎能有效地參與社會的管治,民有、民治、民享的理念亦無從落實。

然而,隨著社會上的矛盾長期沒法解決,我們的世界已變得愈來愈分化,各派政治力量的主張有各走極端的趨勢。與此同時,傳媒亦各有各的立場,支持一方,排斥另一方,很難再中立地做好自己的本分。即使在西方所謂的自由世界,傳媒亦會拉幫結派,旗幟鮮明地為某種政治力量作宣傳,以匯聚更多的民眾,作為政黨的政治籌碼。

這種情況在今次美國大選中尤為明顯,導致美國人民可以簡單地分為支持特朗普的一派與反對特朗普一派。兩派都只看與自己立場一致的媒體,導致他們所看到的世界極不一樣,社會亦因而日益分裂。

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我一位不無知識的朋友,也竟死心塌地支持特朗普。他堅決相信特朗普已在大選中勝出,只是勝利的果實被民主黨偷走了。他認為美國人民是不會容忍這樣不公義的行為在美國發生的。他已準備好動用一切手段去糾正這項不公義的結果。

當我告訴他,我們在外邊看到的情況並非如是的時候,他竟十分肯定地說,我已被支持拜登的傳媒洗了腦,很多拜登的支持者都處於這樣的情況。因為支持拜登的傳媒只攻擊特朗普,但對拜登兒子的醜聞卻刻意迴避。即使有報道,亦是輕描淡寫,還暗示訊息不一定確實。

此外,朋友埋怨,傳媒的報道不客觀,且刻意扭曲。以剛在華盛頓舉行的反選舉舞弊大遊行為例,參加者數以萬計,來自全國各地都有;但支持拜登的傳媒,卻說只有幾千人參加,還刻意煲大一些零星的暴力衝突,企圖以偏概全,抹黑示威者。

現實是當不止一個傳媒這樣做的時候,受眾很容易就會信以為真。世界這麼大,這麼複雜,我們只能透過傳媒才能知道世界發生的事情。民眾的思想不可能不受傳媒提供的訊息內容與觀點角度所影響。這種民眾被洗腦現象,過去在自由世界出現得比較少,原因是自由世界的媒體槍口對外,立場比較一致,人民不易察覺他們在被媒體操控。但現在自由世界的媒體也鬼打鬼,矛盾才逐一暴露。

自上任以來,特朗普對媒體就不尊重,罵他們專發假消息,拒絕回答他們的問題,甚至把他們趕出場。美國在南北戰爭時期,就出現過傳媒人被捕,報館被封的事例。如果美國的分裂惡化,我擔心這樣的情況可能又再出現。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