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讓野豬狩獵隊恢復出動嗎?
2019-02-13

昨文建議,政府可以恢復讓特許的野豬狩獵隊恢復出動,並在需要時擴大其規模,以對付日益滋擾市民生活的野豬。


我知道這個建議一定會受到維護動物權益人士的反對。他們會認為:獵殺動物是一種殘暴的行為,在他們心目中,眾生應該平等,動物也有生存權,人不應該隨便奪走動物的生命,而應該學習與其他生物共生。

老實說,我自己亦非常抗拒殺生。年輕時,曾見過列隊進入屠房的牛隻都在哭泣。牠們的眼神令我的心情久久沒法平靜。真是「見其生,不忍見其死」。那一刻的感覺是,人怎可以為了食肉,而奪走另一個生物的性命?要另一個生命體承受這麼多的痛苦?我曾一度有意轉為吃素。


隨著對自然的認識加深,我開始明白,殺生原來是達至生態平衡的一項重要手段。如果沒有食肉動物不時捕食食草動物,草原上的草就會被啃光,食草動物最終也會大部分餓死。


同樣理由,任由野豬的數量無節制地增長,不但會滋擾市民,而且還會破壞香港的生態環境。野豬在香港已沒有天敵,人應當承擔起獵殺野豬的責任。

獵殺野豬,孤立來看,當然屬一種殘暴的行為;但用槍可以迅速了結野豬的性命,盡量減少野豬死前的痛苦。相對把豬圈養在骯髒狹窄的環境裏,難道豬就不痛苦嗎?此外,把野豬捉來強行閹割絕育,難道就不殘忍了嗎?


非洲的野犬在捕捉獵物時,並沒有像貓科動物那樣,先咬住獵物的喉嚨,待獵物窒息後才進食;而是在獵物尚未斷氣,還在不斷掙扎時,就一擁而上,挖心的挖心,掏肝的掏肝,好不殘忍。


其實,殘忍只是人類的概念,在自然界弱肉強食是正常不過的事。上天創造這個世界的時候就是這樣安排的。於野狗而言,牠們為了活下去,每天都得捕殺其他動物,沒有殘忍不殘忍的考慮。此之所以,崇尚自然的環保人士,在野外遇到野獸捕食其他動物的時候,不管多殘忍,也不會橫加干預。


所以,香港有些人視狩獵為殘忍行為,是把人的那套理念強加在動物身上。野豬在自然狀態,就需要每天逃避獵殺。而野豬的天性就是在逃避獵殺中逐步養成的。香港已沒有野豬的天敵,如果香港的所謂環保人士,連人去捕獵野豬也反對,那野豬原有的天性就再也保育不住。這又怎算真正的保育?


其實,野豬根本不是瀕危的物種,無需人類用不自然的方法,去照顧野豬的安危。恰恰相反,由於野豬的天敵漸少,全球很多地方都有野豬過度繁殖的現像。這種現像不但影響人的生活,亦導致生態環境失去平衡。以至有些地方的政府,不得不懸紅設賞,去鼓勵人民獵殺野豬。


除了容許人民獵豬之外,有些國家還會鼓勵人民獵兔、獵鹿、獵袋鼠等,視乎環境受破壞的情況。這些國家大都是一些先進的文明國家,可見容許人民獵殺一些繁殖過度的動物,是一種文明社會可以接受的做法。香港沒有理由一定要拒絕採用。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