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無為」與規劃
2021-05-14

香港的土地規劃一直為人垢病,不少人批評香港的土地政策和城市欠缺健全的規劃,例如棕地等問題,社會團體一直向政府施壓,希望發展使用率偏低的棕地來解決房屋問題,然而香港一直故步自封。 筆者在今次卻希望換過角度,探討政府在不少地方的過度規劃(Over-planning)。

比如說,塱原天然濕地早已開始動工,其發展的37公頃「自然生態公園」項目是新界東北發展第一期工程一部分,隨着項目的發展,承建商在天然濕地大興土木,不少大型機械亦在濕地進駐。 原先順着自然發展催生的濕地及農業,被強硬地分為「生態區」,「農業區」 和「訪客區」。規劃就是一定好嗎? 通過規劃去控制土地用途,雖然可以保障城市有一個全面的發展,但是某程度上對使用者來說是一種規限, 一土一木都是經過設計,有着規劃者及設計師對土地功用的詮釋。好像公園的椅子,在中間加了兩個扶手,就規限了使用者不能躺下,只能坐下。 有社會學學派形容城市為一個混亂的(chaotic) 的地方,皆因城市中充滿着多樣性及可能性。我們不可能透過規劃而完全控制城市的每一個部份如何運作, 城市不是機械式地運作,「無為」 不可以是規劃的一種嗎?

西環碼頭成為香港人的社區公園正是一個「無為」規劃的好例子, 雖然碼頭原本的功用是一個公眾貨物裝卸區,但是直至今年的三月,管理的海事處卻一直沒有阻止公眾進出這個碼頭, 默默容許在這個地方在週末變成「打卡勝地」。縱使西環碼頭鄰近就是一個海濱公園,設施健全,但是西環碼頭人流依然不減。在碼頭關閉後,大眾都紛紛覺得可惜。在海濱公園的遊客的活動都不知不覺間被設施牽着鼻子走,沿着路徑散步,在椅子上休息,在玩樂區玩耍。與海濱公園對比之下,碼頭什麼都沒有,沒有欄杆,沒有跑道、 沒有椅子,就是一張空白的畫紙,任人發揮創意,亦可以自由行動。

在上個月初,為了發展擁有「高新科技(農業科技)」元素的農業園,政府鏟走古洞南蕉徑農戶現有的農作物,將工程車駛到農地之上,把農地鋪上瀝青,農夫的心血之作近乎被全毀。蕉徑農田本身已有活躍的農業活動,政府揮着科技的旗幟,堅持在一個原有的農業區裏面再次「規劃」農業區。 要使用科技,非要大興土木不可嗎? 如本欄的先前有關「機動城市主義」的文章提過,科技的運用是希望令土地更有彈性, 不被僵化的規劃所限制,例如沉浸式娛樂(Immersive Entertainment)大多是利用投影,燈光的效果來改變一個空間的觀感,一個空置的倉庫亦頓時可以變為一間藝術館。 科技並不是規劃的理由,以人為本才應該是規劃的初衷,科技在規劃中只不過是輔助一員,不能本末倒置。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