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20-11-12 04:30:00
日報

香港政治環境已變 反對派宜重新定位

分享:

人大常委會按特區政府的請求,審議了四名立法會議員的資格,決定即時予以DQ。這四位議員,包括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及梁繼昌,全部都是立場鮮明,誓與中央對着幹的反對派議員。他們會否被DQ的問題,社會已討論多時,他們自己亦應早有心理準備。
 

反對派的議員說,他們只是在立法會開會時要求點人數,以免立法會在不足法定人數下繼續開會。這是議員監察議會的應有責任。他們沒有講的,是他們在要求點人數之前,往往會先着自己的黨友集體離場,刻意令議會的人數不足。這不是有心阻礙議會進行又是甚麼?


其實,人數只是技術問題,他們被褫奪議員資格的根本原因,是他們根本不認同一國兩制與基本法。他們抗拒回歸,所以不願意支持因回歸而出現的政治體制。


然而,世上沒有一個政府會接受一個不認同國家基本體制的人來當議員。美國就不可能讓一個想在美國建立伊斯蘭國的人來當議員。同樣理由,中國政府亦不會容許那些抗拒回歸,不接受一國兩制的人當議員。


反對派自己說支持基本法,但從他們宣誓的方式與處處維護港獨分子的態度,就知道他們的所謂支持是甚麼意思。反對派想發動時代革命,走到議會裏來搞是不會成功的。因為議會本身是建制的一個組成部分。議會裏的議事規則,焉有不維護建制的?香港的反對派,妄圖循議會道路去推翻建制,根本沒有可能。


無疑,在回歸初期,北京確是對立法會議員的政治要求放得太鬆,以致予人愈收愈緊的印象。相信當時這樣做的主要目的,是想吸引台灣也行一國兩制的道路。此外,北京亦很着意讓香港,為中國經濟的外循環發揮積極的作用。所以極需要讓西方覺得,香港在回歸後沒有太大的改變。


北京這種取態,被反對派視作北京的軟肋,經常挾西方勢力來威脅北京向他們讓步。但隨着中美關係惡化,即使沒有反對派的遊說,美國亦遲早會制約香港的功能,以免中國可以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而崛起得太快。


這種大環境的轉變,不管北京對香港如何,美國都會撤回予香港的優惠。加上去年社會運動期間反對派已多次去西方告狀,美國與一些西方國家已差不多把可以用來遏制中國的措施都推出去了。這反而令北京再無後顧之憂,無需要投鼠忌器。這可能是近期北京對反對派不再客氣的原因之一。


現時中美只是打冷戰,還未打熱戰。一旦中美真的打起來,不排除北京真的會視反對派為勾結外敵的賣國賊,而逐個捉拿問罪。因此,反對派真的適宜重新定位,處理好自己與中央政府的關係。這樣才可以在香港的政治舞台上有較長遠的角色。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