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有主場 齊齊升呢 姜皓文 唐詩詠
2018-02-09

姜皓文(黑仔)和唐詩詠,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在賀歲喜劇《我的情敵女婿》初結片緣,迅即擦出愛火花,一對嶄新組合喜相逢,兩人雖各有主場,近年亦齊齊升呢,黑仔憑電影《拆彈專家》及《大樂師.為愛配樂》獲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今年接連擔正演男主角;詩詠則憑劇集《不懂撒嬌的女人》成為出爐視后,難得「愛妻號」遇上「絕世好女友」,兩人分享藝人談情說愛的壓力與心得,亦不忘交流演戲經驗。

文:許惠敏 圖:莊振邦、陳奕釗
髮型:Jove Sher Hair(姜皓文)、Eve(唐詩詠) 
化妝:Herrylaiming Make-up(姜皓文)、Jessica Chan(唐詩詠) 
服裝:JNBY(姜皓文)、MO&Co. edition10(唐詩詠) 
 

news-images

一日情緣 嫌太短
黑仔配詩詠這對情侶檔組合,緣起於愛玩即興的導演葉念琛,詩詠說:「他邊拍《情敵》邊想劇情,某天問我『給你一個男人,好嗎?』我當然答好,然後就沒下文,直至拍攝當日,才知黑仔哥是我的男友。」她形容角色受盡老闆任達華的氣,心理不平衡,需要愛情滋潤;黑仔則演病態賭徒,千方百計追求心儀女神劉嘉玲,他打趣說:「導演見我玩得開心,再加一條感情線給我。」黑仔對「新女友」印象來自《撒嬌》,「她與那個男主角(王浩信)合唱的歌,現在仍常在腦海,很窩心。」首次合作,兩人起初是戰戰兢兢,自認慢熱的詩詠憶述,「因為導演讓我們自由發揮,所以很緊張,惟有主動問『你覺得我們可以點演呢?』」她大讚黑仔專業,讓她安心放膽去演,「我覺得喜劇很難,在我眼中他是很紮實的演員,沒想過他很搞笑,從中可學習如何演喜劇。」在亞視年代的《香港亂噏》已扮鬼扮馬的黑仔幽默回應:「視乎對手啦,大家都忘了我是演喜劇出身,幾乎自己也忘了!」詩詠續說:「我覺得大家很有火花,可惜只有一日戲太少。」黑仔補充:「我們由認識、邂逅生情愫到分手,都在同一天,很快速。」兩人一拍即合,異口同聲表示,期盼再有合作機會。

100分女友:渴望愛得簡單
在戲裡,黑仔與詩詠大玩忘年戀,以愛火燃點笑彈。現實中,年齡差距可會是詩詠的擇偶考慮?「我覺得在愛情世界裡,年齡只是數字,最重要是看你找不找到那感覺。」由2000年拍港台劇集《青春@Y2K》開始,詩詠的戀情都備受關注,對前度男友崔建邦百般維護與氣量,為她帶來「最佳女朋友」的美譽,也讓她無法低調處理感情事,她語帶無奈地說:「其實,我也經歷過一點轉變,以前是不提,但大家都既已知道,我便試著講少少,原來『少少』是很難控制,未來不知會遇到甚麼人,我會選擇盡量低調,當然也要尊重對方的想法,一段戀情需要好好保護。」去年與洪永城分手,輿論壓力是原因之一,始終拍拖是兩個人的事,事事要向外界交代,戀事便會變得複雜,詩詠欲言又止,「情侶總有正常的戀愛事情會發生,就是嗌交,例如我與男友正在嗌交,心情已經麻麻地,但又要面對群眾,像做戲般回應……對我來說太複雜了,始終要調節心情。」

演戲情緒起伏 苦了嬌妻
這邊廂,詩詠情路崎嶇,那邊廂,結婚18年的黑仔,夫妻恩愛如昔,在這世代實屬難得,詩詠反問:「很正常,點解是難得?」黑仔記起1999年結婚時,曾經被投以不信任票,他自嘲說:「以一般夫妻來講,很正常,即是說黑仔都可以結婚十幾年?當年真有記者說『結婚?留定版位給你,睇你好得幾耐?』」結婚逾18年,黑仔與太太的關係確曾現危機,他承認年輕時較任性,不太踏實,歷過風浪,現今已是公認的「愛妻號」,「我經常開工,甚少留在家,所以一有時間就會陪家人,太太就更需要陪伴保護。」黑仔直言,演員時常要跟情緒玩遊戲,往往難為了枕邊人,「我拍《情敵》期間,同時要拍一齣慘情戲(《電影痴漢》),今日喊苦喊忽,明日卻嘻嘻哈哈,最難是修復情緒!」那段日子,他形容活像瘋漢,「帶著情緒回家,沒有人夠膽跟我說話,呆望著電視機,然後用個多小時沖涼,大家等我主動開聲說話,才知我已經ready,所以太太很辛苦,像照顧一個癲人。」故此,無論拍戲有多忙碌,每年10月他必會預留日子與太太共同度過,「10月24、25、26日,是我跟她的生日和結婚周年紀念,所以每逢10月都會去旅行,去年便跟一大班朋友去大馬玩。」近年片約不斷的黑仔,更趁該次旅遊度假,在檳城買下豪宅給太太,以實際行動答謝太太多年來不離不棄的支持。

 

news-images

初演男主角 有壓力
入行逾30年的黑仔,去年首次入圍金像獎,雖與最佳男配角獎擦身而過,但演技備受肯定,今年獲兩個席位的男配角提名,並已晉身男主角行列,他坦言,「驚㗎!雖然每次都會緊張角色演得怎樣,但掛自己牌頭,壓力自然會重了。」拍完首次擔正的《電影痴漢》後,他更會在《翠絲》挑戰演跨性別人士角色,「《翠絲》的故事傾了兩年,期間想過推掉角色,擔心自己無法兼顧,因為劇本很沉重,後來跟一班跨性別人士接觸,讓我更了解整個歷程,是他/她們給我信心去演,看他們像是很開心,終於做到自己,其實背後頗陰功,是大家不知道的坎坷。」為了演繹由男變女的過程,向來Man爆的黑仔要把體毛全剃,至今仍受角色影響,詩詠望著他的優雅坐姿,「坐得比我更lady,應該仍未完全抽離吧。」黑仔直言,「愛上皮膚滑溜的感覺,發現有毛再生出來,便會把它們剃光。」接連演繹沉重角色,黑仔想演純愛故事,「像《101次求婚》的愛情,關於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闖影圈 開闊戲路
訪問之時,詩詠仍未正式登上視后寶座,對於能否憑《撒嬌》中的凌禹勤(Cherry) 一角,深入民心,當時備受網民熱捧。不過,談到最深刻的演出,則是播出時劣評如潮的《神探高倫布》,在5年前拍攝期間,曾試過難以抽離角色的經驗,「我演的梅妹是個病態女士,當時自覺有兩個我,一個癲癲地,另一個是原本的自己,令身邊朋友感覺不舒服,我索性避見所有人。」當時劇集收視和口碑俱差,唯獨一人分飾兩角的詩詠,表現廣受讚賞。故此,即使拍畢劇集後,她要讀心經來平伏心情,仍毋懼再挑戰沉重角色,她笑言,「不擔心無法抽離,因為要照顧家裡的貓,處理大小二便,始終會返回現實。」近年,詩詠從視圈跳進大銀幕,盼能透過與不同導演和演員合作,演多元化角色,突破在觀眾心目中的固有形象,「今次演一個在電視沒見過的硬朗角色,是在喜劇裡不太喜劇的人物,發現自己也可演喜劇。」

 

黑仔拍劇試水溫
至於主力拍電影的黑仔,則走回劇集世界,他在現正播放的《無間道》中,以一對smokey eye配黑指甲的造型演黑幫大佬「太子」,並將於下月接拍無綫的警匪劇集,他指出電視與電影的觀眾層面不同,形容今次是試水溫,希望有多個表演平台,「有時我揸車入油,油站阿姐會問好久不見,是否仍有拍戲?因為她不看電影。」不過,若要二選一,他始終鍾情電影,「電視著重對白,拉長來拍,能過足戲癮,電影則要一擊即中,要很清楚演甚麼,拍攝的認真度較高。」詩詠點頭和應,「電影對演員是挑戰,不同導演各有要求,要提升演員。」不過,她直言很享受在街上,觀眾直呼其劇集角色名,「講講劇情,感覺很溫暖。」現階段的她則希望影視雙行。

展開相集
共 5 張照片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