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與權力關係 李敏衛詩雅邱禮濤
2017-06-16
news-images

邱禮濤和李敏這對導演與編劇的夢幻組合,單單在這兩個月間,先後有3套不同類型的電影上映,繼警匪動作片《拆彈專家》和血腥驚慄片《失眠》後,還有剛公映的愛情小品《原諒他77次》,衛詩雅(Michelle)在其中兩套戲演3個角色(《失眠》分飾一對攣生姊妹),這個男女大不同的編、導、演三角組合,談的不只是兩性關係,更是香港影圈生態。

文:許惠敏
圖:林俊源
髮型:Sing Tam@pi4.hk(衛詩雅)
化妝:Cyrus Lee(衛詩雅)
服飾:Sinequanone(衛詩雅)
場地:Hotel Icon

 

失眠×77次
訪問甫開始,李敏與Michelle笑言要為這次專訪起題,把邱禮濤的經典作品都捧出來,「伊波拉」、「叉燒包」統統出場,引來哄堂大笑,最後,Michelle提出了「失眠77次」,皆因3人先後在《失眠》和《77次》合作,兩片的編導都是李敏和邱禮濤,Michelle在《失眠》中分飾一對性格迥異的攣生姊妹,讓李敏發現其可塑性,「她像credit card上的鐳射印,從不同角度看,可看到不同顏色,只是較為慢熱。」邱禮濤點頭認同,形容Michelle「不算即熱,但有自己的想法。」兩年前,他曾找她演一個較成熟的角色,還特地約她面談,「當時覺得她較內斂,其實不太適合,卻不好意思開聲,誰知最後她親自推掉角色。」在合拍片主導的電影市場,香港男演員配內地女演員是最常見的公式,香港女演員的演出機會不多,邱導找上門來,Michelle竟敢拒絕?她連忙解釋,自知閱歷未夠,若因擔心沒戲拍而勉強接演,只會吃力不討好,她寧願專注能應付的角色,「惟有每部戲都做得好一點,讓其他人因應工作態度或演技,再找我這個女演員。」

 

盡本份與尊重
一次未能促成合作的會面,讓人感受到Michelle對演戲的熱誠,並造就往後兩次的合作,邱禮濤直言:「她喜歡演,又能演,跟愛演戲和愛電影的人合作,和撈飯食的笨人比較,有很大分別。」他慨嘆,遇過不少未盡本份的行內人,Michelle在《失眠》裡演的姊姊角色,淪為慰安婦,有場戲是頭笠麻包袋,遭多名日軍姦污,她堅持親身上陣,「觀眾會看得出,因為被侵犯時,手腳會有反應,若是動也不動,便不合情理,我只是盡演員本份,像學生要讀書一樣。」話雖如此,Michelle曾因大膽演出而被大造文章,她語帶無奈,「無辦法,不能說只是傳媒或觀眾的錯,世界就是這樣。」她坦言接戲較以往謹慎,「有些導演喜用這些作宣傳招數,即使未必這樣對我,但也要有戒心。」從事演藝工作需要鬥長命,等好角色和可信任的製作團隊,她慶幸遇上有安全感的劇組,有助發揮,「邱導很理解演員,會跟我分析,幫我一起找角色!」作為導演,邱禮濤很重視團隊氣氛,期望各人能放膽提出意見,盡量避免因趕急而出現「不要問,只管做」的情況,「雖然導演的確有權,但要緊記這是合作,而不是權力關係,需要互相尊重。」李敏和應道:「劇組開心,全因尊重,客氣一點,就如加偈油,運作會更暢順。」

news-images

低調地進取
《77次》改編自李敏的同名愛情小說,當然要為筆下角色找最合適的演員,「其實Michelle的性格活潑可愛,應拿來share,所以找她演率直又敢愛敢恨的Mandy。」角色趁暗戀的男生剛與女友分手,乘虛而入,Michelle形容自己是「低調進取型」,缺乏像角色一樣的勇氣,但她相信,「每個女仔心底裡都有Mandy這一面,誰不想去爭取自己喜歡的東西?只是這世界太多負評或言論壓力,不一定會暴露於人前。」透過演戲經歷不一樣的人生,帶來反思機會,「無論愛情、事業,甚至整個人生,要盡力去爭取,免得將來後悔。」李敏指出,Mandy在擂台上向男主角「爆樽」分手的一幕,別具象徵意義,「男女之間的角力,就像打擂台。」問Michelle可曾如此激動地對待男友?她起初語氣肯定地表示不喜歡爭吵,及後才猛然醒覺,「噢!忘記了……曾經有個很討厭的男友,無論我跟他表達甚麼,他都沒有任何反應,弄得我愈來愈歇斯底里,經常像瘋癲般吵鬧和亂擲東西,最後分手收場!」李敏解釋是自我保護機能,「她一直都說自己不喜歡嗌交,其實是不自覺洗去傷心記憶。」與其要分誰勝誰負,愛情更像一段迷失的旅程,「感情令人思維不清晰,正如Michelle離開一段感情時,往往覺得是對方的錯,若發現自己也有錯,便找到豁達位,所以當一段關係走到懸崖位,像阿Sa的角色,索繩記事,有助反思和找尋解決方案。」

 

原諒是他和她
近年,有不少從女性角度出發的作品,《77次》是其中一齣,電影由邱禮濤執導,李敏直言:「這次創作令我更深體會男女大不同。」戲裡戲外,盡現兩性之別,她本想呈現女生的情緒為何被觸怒,結果不少男觀眾「點極唔明」,她與Michelle大感認同的情節,邱導卻另有見解,「記得導演說過,應該把戲名改成《原諒他/她77次》,意思是要互相原諒。」邱導回應,提出「他/她」純粹為平衡,「不想談太多民族、種族、性別之別,不是說這些問題不存在,只是世界不太和平,不想過分對立。」真正多元的世界,在於容讓不同的聲音共存,無論認同與否,亦予以尊重,邱禮濤認為拍戲有兩大目的,「首先是藉著電影說自己要講的話,另外是透過電影反映現實,例如我拍《人肉叉燒包》,難道王志恆(黃秋生飾)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即使我不認同,亦沒大障礙,只為顯明事情。」李敏做了逾廿年編劇,都是因為有話要說,「尤其要為沒機會發聲的發聲,說出inconvenient truth(不願面對的真相)。」

 

為編劇發聲
早前,李敏在社交網站表達編劇不受尊重,甚至被拖數的不公平對待,她坦言要為有志做編劇的年輕人發聲,「常說編、導、演鐵三角,其實香港影圈不大重視編劇,我現在教編劇班,有責任給學生知道真相,至少有心理準備。」邱禮濤嘗試剖析影圈實況,電影是團隊工作,攝影、剪接、音樂等都不可缺,卻備受忽略,他會退一步想,事情是否情有可原,「社會既實際又商業化,例如做宣傳,有時要演員加上導演,因為有實際價值,攝影師可不出席首映禮,但片場沒有攝影師便很大鑊,一切很非人性化,無論壓迫者或被壓迫者,尊重或不被尊重……人人有份,人際關係很複雜。」

 

影圈怪現象
筆者問:「你們合作又如何?」邱禮濤先作回應,「我只有兩小時的耐性,最怕開會,尤其七人小組的奮鬥房式創作,不相信慢工出細貨,劇本最緊要快和有基本結構,若要用三五七年拍一套戲,我會斬釘截鐵說條數不划算,我最喜歡的導演叫法斯賓達(Rainer Werner Fassbinder),36歲死,已拍了42部戲,我希望自己像他,死時仍在拍戲(邱導的浪漫?),他的一生就是偉大的藝術品!」李敏接著說:「正因為他很『法斯賓達』,能給我自由度,香港是導演主導,我初入行時已知編劇是幫導演寫故事,但他讓我自由地寫劇本,而且會認真去看劇本。」她不諱言,曾遇過不少怪導,「我試過交劇本,導演就是說不喜歡、有導演竟要求故事大綱少於一千字,甚至有導演根本不看劇本……」邱禮濤解釋:「我入行時,大部分電影人的文字能力不高,現在社會教育水平高了,情況較好!」李敏續道,「他代我說了原因,我接受導演有權改劇本,但至少要讀劇本,這是基本責任!」

展開相集
共 8 張照片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