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理學者突患眼疾視力大損 重新出發成香薰治療師
2019-10-11

「上帝為你關了一扇門,必為你開另一扇窗」香薰治療師與花藝愛好者曾沅詩(Bonny、圖)畢業後一直在大學從事病理研究,冀未來可從事教育工作。但正值花樣年華之際,某天雙眼突感到畏光,其後確診患上全球暫時只有10宗的罕有病例,一瞬間雙目視力大減,左眼現僅餘一成視力。徘徊生死邊緣之際,在病榻時,家人送上的花束及芬芳馥郁的花香成為其心靈良藥,更驅使她鑽研香薰與花藝,期間亦令她燃起夢想,教育其他人以花與香治愈身心。
圖、文︰陳敏琪

news-images

笑稱自己是「工作狂」的Bonny,雙眼未發病前曾經歷沙士,當時背負龐大的使命感,為盡快想找出病源,每日僅睡2小時。極度投入工作的代價,便犧牲了健康,需要辭職休養。其後她轉至另一所大學工作,某天感到眼睛模糊,檢查眼睛後,始發現自己近視深度由100度急升至1,600度。翌日她如常上班,突然在電腦前感到畏光,不停地流眼水。


Bonny指,當時即使感不適,但只想工作。後來在同事的催促下到大學的保健中心診治,即時認為需轉介到公立醫院的「急症」,此間她才深感不妙,並證實視力頃刻大減,左眼現僅餘一成視力,右眼只有五成。


經歷無數次的檢查,十多名醫生的診治,都無法判斷Bonny突發病變的原因,初時懷疑是腦神經發炎,需每日注入高類固醇及臥床休息以穩定病情,導致身體機能衰退。其後,醫生終確診她患上全球暫時只有10宗罕有病例的視神經病變及錐形角膜。


經歷逾1年的住院治療,Bonny回到大學工作,原以為用放電腦屏幕大字體,死記上班路線,便可回復正常生活節奏。但半年後眼疾復發,醫生提醒她若不停工,僅餘的視力會保不住。醫生此言一出有如醍醐灌頂,亦令她重新思考人生路應如何行落去,她憶起臥病時一直陪伴的花束及花香有助放鬆心情,這驅使她鑽研香薰與花藝,並以考取IFPA註冊香薰治療師,以及專業押花或乾燥花灌膠師資格為目標,提醒自己應重新調節生活節奏,不再過急促生活。


3年間完成相關課程和取得資格,她去年報名參加突破機構Trial and Error Lab招募第3屆實驗夥伴(Lab Fellows),以便與其他手工藝工作者交流意見。同時亦成立了「萬花瞳 KaleidoScope 」品牌,她希望用一雙萬千花痕的眼睛去觀看美麗的新世界,利用押花、乾燥花及香薰,保留花朵盛開最美的一刻。Bonny現時不時會舉辦工作坊,希望自己的故事及品牌概念,可以提醒忙碌都市人慢活的重要。


現時Bonny與其他實驗夥伴亦有合作推出產品,未來她希望能夠開班教低收入或受情緒病困擾人士, 讓他們知道每樣事件都存在特別意義,即使是路邊小花或野草,其實也可成為一件完美藝術品中的主角。


「萬花瞳」為突破機構Trial and Error Lab伙伴成員之一,是鼓勵港人勇於嘗試創新及推動「試錯」精神的平台,從錯誤中獲取經驗。Trial and Error Lab由即日起至13日開放,讓公眾認識本年度進駐工作室的手工藝師。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