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
2021-10-27 04:30:00
日報

扎根本港逾半個世紀 渠蓋廠面臨收地難再傳承

分享:

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包括元朗、天水圍、 粉嶺及上水等新界土地即將大變天。然而,港府銳意增加房屋供應之際,卻未有周全安置棕地作業,令區內工廠率先成為犧牲品。其中,被納入元朗南發展計劃範圍內的唐人新村,當中屹立著扎根本港逾半個世紀的坑渠蓋廠「合豐鐵工廠」,明年亦難逃收地命運,發展局更表明不會提供「一換一」土地安置,意味該廠最終可能倒閉收場。

記者:劉凱欣  攝影:陳奕釗

工廠擺放大量渠蓋。

工廠擺放大量渠蓋。

經營58年、歷經三代人的家族企業「合豐鐵工廠」,位於元朗唐人新村路附近。記者走經建材公司、越過車房、沿著沙塵滾滾的小路,幾番轉折終於抵達佔地約4萬平方呎的工廠(地圖黃色範圍)。映入眼簾的除了現場數以百計的渠蓋,還有堆疊得井然有序的喉管,而渠蓋上面掛著的正是「合豐」的小招牌。本以為工廠地區,少不免吆喝聲夾雜機械運轉聲,但現場遠比想像中安靜。推門到工廠旁的小平房,坐在裡面的正是六十餘歲的陳安祥。頂著一個肚腩,穿上一雙卡其色工作鞋的他,為合豐第二代負責人,身旁還坐著兒子陳滙璋,以及兩名姪兒陳冠文、陳冠傑。

打鐵舖做起轉型做鑄鐵

「我老竇係第一代,當時係做打鐵舖。做做下行業已經式微,所以由阿哥接手轉型做鑄鐵。嗰時喺牛頭角、黃大仙牛池灣嗰啲寮屋個工場仔做起,做落嚟之後,就搬咗去屯門藍地。再做幾年生意擴展,就嚟咗元朗唐人新村,一做就做咗50年。」陳安祥慢慢道出合豐的歷史。他續指,鑄造業最興盛時期是六、七十年代,當時工業尚未北移,經濟起飛,基建多,單單是元朗區便有過百間鑄鐵廠。不過,隨著環保排污條例收緊,港人工資大漲,在汰弱留強下,目前只剩下5間本地鐵工廠,負責本港大大小小基建的渠蓋、水渠鑄造。

直至十多廿年前,哥哥退休,鐵工廠改由陳安祥接手。至近幾年,他開始培養下一代子姪接手,「點解公司叫合豐?合豐、合豐,講嘅係大家合作,就會豐收嘅意思,所以我哋都希望可以將呢個家族生意,一代一代合作傳承落去。」「嗱,赤鱲角人工島、機場第三跑、港鐵沙中線用嘅都係我哋嘅出品㗎!因為品質好,一個渠蓋可以用過百年,又可以訂製渠蓋,所以好多工程都鍾意搵我哋。」說起威水史,陳安祥眉飛色舞,對參與本港基建與有榮焉。

合豐鐵工廠製造渠蓋有多個工序。(受訪者提供)

合豐鐵工廠製造渠蓋有多個工序。(受訪者提供)

合豐第二代負責人陳安祥盼將家族事業傳承給兒子陳滙璋(左二)、姪兒陳冠傑(左一)及陳冠文。

合豐第二代負責人陳安祥盼將家族事業傳承給兒子陳滙璋(左二)、姪兒陳冠傑(左一)及陳冠文。

政府賠償少   覓新地「天方夜譚」

不過,政府下年第三季開展元朗南發展計劃,並於洪水橋新發展區及元朗工業邨一帶,選址興建多層樓宇,唐人新村面臨被收地,合豐鐵工廠亦將要被逼搬遷。工廠第三代負責人陳滙璋指,「市面上要找相同面積地方,攞正牌照放置渠蓋,要3,000元一呎,(4萬呎地方)一定要1.2億元以上,同趕絕我哋有咩分別。」他表示,對比政府願意賠償介乎約為800元至1,300元的呎價,尋找新地方可說是天方夜譚,實難以東山再起。

「政府有試過叫我哋搬上工廈發展,但一個井蓋負重已達500公斤,工廈根本無法承重。」陳滙璋表示,其願意配合城市發展,惟希望政府可以協助提供「一換一」土地安置,以繼續將鐵工廠傳承下去。「如果我哋經營不善做唔到落去,我可以認命。但公司發展無問題,咁多年嚟政府都係用我哋嘅出品㗎,無功勞都有苦勞,依家咁樣做唔到落去,我真係唔甘心。」

發展局:不提供一換一安置

發展局回應指,根據政府現行政策,受政府清拆計劃影響的合資格業務經營者,可按照法例申請法定補償。除了法定補償外,政府設有特惠補償安排作為現金援助,並作為法定補償以外另一個較簡易和便捷方式,處理土地補償的選項。由於經營業務始終是於市場運作的商業行為,政府除了上述金錢補償以外,不會為受影響業務提供「一換一」的場地安置安排,但如果商戶有意另覓處所,政府在規劃及土地事宜上盡量提供協助及便利。

相關新聞:

坑渠蓋冷知識 圓清方濁你識唔識

坑渠蓋有市有價 屢成偷鐵黨目標

扎根本港逾半個世紀 渠蓋廠面臨收地難再傳承

佔地約4萬平方呎的工廠。

佔地約4萬平方呎的工廠。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