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第二階段北京角色更重
2020-06-24

港版國安法的推出,標誌著香港回歸進入第二階段。這個階段的一個特色,是北京會對香港事務有更多的參與。用反對派的說法,是「京人治港」的比重會增加。


有人或許不喜歡我引用反對派這種說法,但我認為北京在港扮演的角色,在回歸第二階段一定會加重;這已是不可改變的現實。香港人如果不樂意看到這種情況繼續的話,應好好檢討一下,出現這種情況的前因後果,才可以避免同類情況繼續發生。


其實,在回歸初期,中央曾盡量不干預特區政府運作的。然而,中央的某些做法一樣常被反對派說成是「京人治港」、「西環治港」。現實是「京人治港」與「港人治港」在一國兩制下必然同時存在,只是比重如何罷了。


香港的特區政府是中央政府授權成立的,在有需要的時候,中央亦有權收回他之前賦予特區的權力。港人想特區政府持續擁有這些權力,唯一的途徑是令中央相信,特區政府是會善於利用這些權力,並有能力令香港發揮中央想香港發揮的特殊功能。中央如果對此感到滿意,才會放心讓香港繼續保有這些權力。


然而,香港的反對派都從回歸一開始,就以與中央抗爭作策略定位。他們試圖透過群眾運動,逼中央交出更多權力,以讓他們可以用西方的那套理念來管治香港。當中央不認同他們做法的時候,他們竟去外國,遊說外國政府向中央施壓,威脅中央政府若不順從反對派的要求的話,外國就會收回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


反對派這種做法不但沒法令中央就範,反激起中央的猜疑,認為反對派在勾結外國勢力,謀求令香港獨立於中央政府的管轄之外。這是中央政府絕對不會容忍的。


中央發覺,特區政府在制約反對勢力方面的工作遲遲做不出成績,於是只好自己出手,由人大為香港制訂港版國安法。其主要目的,就是要防止外國把香港從中國分離出去。


反對派說他們並沒有這個意思,但現在的問題已不是他們怎樣作辯解了,而是在於中央自己如何作判斷了。反對派最失敗的是,至今仍未弄清楚,誰對香港的發展有最終話語權。他們想借西方政府的力量去為港人爭取利益是不會有實質作用的,而且可能會有反效果。


美國再強,也只能以間接的方法來影響中國對香港的政策,但中國卻可以直接向香港落行政命令。港人的命運,誰才有更大的主導能力,我們看看國安法如何立法就知道了。


香港如果想北京將來會留更多的自主空間給香港,應設法使北京安心,而不是沿用反對派的鬥爭策略,這只會把問題愈弄愈僵。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