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建遺夢
2017-02-13

我在2012年卸任公職後不久開始乘坐高鐵在內地旅遊,由衷佩服內地的高鐵網絡發展。起初我只乘坐由廣州到汕頭及韶關,或北京到天津及其他城市的短程高鐵。在2015年的春天,我與在廣東省政府工作的老朋友完成了一個一天遊的「壯舉」。


我們一大清早在廣州吃完點心後就乘坐早班車到湖北武漢,早在午飯時間前已到埗。在當地的政府官員陪同下,我們參觀了一個新市區,並在著名的漢江旁邊吃午飯邊討論城市發展。午飯後我們參觀了湖北省博物館,我有幸能夠再次欣賞曾候乙的珍藏。之後我們在下午乘坐高鐵到湖南長沙。我們在長沙市參觀了一個美術館,然後當地的官員向我們講解了他們的中期工業發展計劃。在吃地道晚飯前,我與朋友悠閒地逛了一個當時新建成的公園。在晚飯後我們才乘坐晚間班次回廣州,還在臨別前吃粥作宵夜,回到香港的家剛好能夠趕及看晚間新聞。


高鐵行程舒適暢順。列車的車廂較法國的高速火車和日本的新幹線更寬敞,而且一般比較寧靜。在一天內穿越三個省,超過2,100公里的路程,所需要的時間由從前的三天縮短至原來的三分之一,這次旅程的確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這些設施在十年前並不存在。但今天中國和諧號高鐵的覆蓋里程已經達到2萬公里,遠超過全球其他國家的總和。中國的高鐵網絡仍在擴建,預計在未來十年會再有75%的增幅。現時「四縱四橫」、向東西或南北取道的高鐵網絡,將在2035年時擴展成「八縱八橫」。這個鐵路的發展速度從任何標準來看都屬非常迅速。


有關基建的回報率和過度擴充的質疑必然存在。基建項目往往需要大量資本投入,而且財務回報期很長。然而,像中國這般規模的國家,13億人口分布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不難想像高速鐵路連接帶來的經濟效益會有多巨大。人煙稀少的地方與外界接通,該處的人遷移到較佳的環境生活,容許他們為較好待遇的工作而往來更遠的地方,貧富的差距收窄,人才和資源亦能發揮最大的效用。


和鐵路發展一樣,城市基建的投資能夠產生龐大的經濟效益。但在任何開放的社會,基建項目需要通過民主的審議程序。當這些程序用得其所,可以有效地剔除沒有經濟效益的基建項目,我們自當舉腳贊成。但現實中常見的是,界別利益或政治考慮往往令一些合乎公眾利益的項目遇上巨大阻滯。


公共投資是一個現代城市的血脈,要成為一個世界級的城市,不可能欠缺公共投資。要不然,即使最成功的城市最終亦會被邊緣化,在該處居住、受過高等教育或較富有的人會選擇遷離,最後受影響的只會是一般大眾。人類的歷史有太多悲慘的例子。一個現代城市要久活長存,定當要為經濟發展及自我更新提供基礎,市民大眾生活充裕。然而在現實中,道路、隧道、碼頭、機場、博物館和運動設施等基建項目都不會享有高投資回報,沒有私營機構願意斥資興建,唯有依賴公共投資。


一個高瞻遠矚的公共財政管理者會懂得利用公共投資沖淡經濟周期走下坡的影響,例如為基層市民提供就業機會,或為經濟提供足夠的動力,克服全球或地區的經濟動盪。以香港的經濟而言,我們擁有充裕的人才,但由於缺乏天然資源,要捱過經濟衰退,必須要靠一系列的公共投資來增加就業及穩定經濟。


當我們身在中國的高鐵上,會驚覺鐵路沿線的城市已經迅速地城市化,我們應該深切思索香港在未來十年如何與這些城市競爭。十年後我們的老年人口更多、經濟環境面對更大的挑戰,我們也許應該想想為何有數以十計具備經濟價值的基建項目在立法階段裹足不前。究其原因不在於公帑不足,而是無日無之的爭論和激進的政治鬥爭。再者,為甚麼較年輕、教育水平較高和較富有的內地人,為尋找更多機會或追求夢想,會傾向移居遠方的悉尼、洛杉磯或新加坡而不選擇香港?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