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趨分化 新聞難自由
2020-11-20

傳媒大亨旗下的霍士電視,一向支持特朗普;但在點票進入關鍵時刻的時候,卻率先報道拜登已明顯領先的訊息。此舉被特朗普的支持者視作臨陣退縮,並對特朗普落井下石,非大興問罪之師不可。

照道理,傳媒如何報道新聞,可以有自己的判斷與選擇;即使是傳媒的老闆間中過問一下,也會被視作干預新聞自由;何況由執政者出面施壓。此舉若發生在香港,一定會引起社會大幅議論;但美國人對此已見慣不怪。

另一方面,拜登陣營亦不見得做得漂亮。不認同特朗普的傳媒,在直播報道特朗普的公開發言的時候,竟中途煞停,剝奪了人民知道總統看法的知情權。若果特朗普有機會連任,不排除會秋後算帳,要專與他對著幹的傳媒付出代價。

這種情況顯示,當國家內部分裂到水火不容的時候,傳媒已很難完全中立。各派力量都會借助傳媒進行自己一方的政策宣傳,不肯靠邊的傳媒,只會兩面不討好。在這種形勢下,執政者亦會對新聞自由的忍耐力愈來愈低,各種各樣的干預就會層出不窮。

美國在內戰期間,南北雙方都不容許敵對陣營的報紙,在自己的管轄區發行。任何傳媒若容忍同情敵方的言論在自己的版面內出現,就會被視作叛國行為。《紐約每日新聞 (New York Daily News)》與《基督徒觀察》就曾因此而被查封。為了方便政府對傳媒的監控,林肯總統曾一度暫停「人身保護令」的執行,美國總統本來並沒有這樣的權力,但當社會進入戰爭狀態的時候,新聞自由已不是壓倒一切的考慮。

日前,台灣的通訊傳播委員會就駁回了「中天新聞台」的續牌申請。理由是「中天新聞台」近年收到的投訴大增,而中天的新聞報道與政治評論,又被視為有失公正及缺乏糾正功能,在民間引起負面的影響。這樣的指控,其實對任何持相反立場的傳媒都可以說得通的。將來國民黨執政,一樣可以用類似的理由查封民進黨的傳媒。新聞界以後將難有安寧。

香港的情況亦是如此,早前港台的蔡玉玲就因進行車牌查冊時作了虛假陳述而被警方拘捕。記者協會覺得這是濫捕,會損害香港的新聞自由,所以想發動示威遊行去聲援蔡玉玲。

我認為,今次政府想針對的何止是蔡玉玲,而是整個不願意與政府立場一致的新聞媒體。過去,當中西方的矛盾尚未激化的時候,北京對不同聲音的媒體,還可以有一定的容忍度。但今天中美的角力已經進入冷戰階段,親西方的媒體,若想在香港繼續運作,不可能不調整自己的編採方針。若果連滙豐銀行這類商業機構也得重新定位,香港的新聞媒體,又怎能無視新的宏觀形勢?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