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誰支薪給Elon Musk
2020-07-31
Am730
Elon Musk不從Tesla領取薪酬,只靠公司派發的認股權。(資料圖片)

今年初,Tesla(NASDAQ:TSLA)聲稱於2019年度取得「首次年度盈利」,以股東應佔溢利計算,金額是3,600萬(美元,下同),與2018年的2.27億元虧損相比由虧轉盈。可是,該盈利是以非會計準則計算。按會計準則去年仍要虧損8.62億元,但較2018年收窄了11.7%。
 

來到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分別賺1,600萬元和1.04億元,加上去年第三和第四季度的1.43億元和1.05億元,過去12個月合計賺了3.68億元。雖然不是在同一個財年取得,但已是上巿以來的重要里程碑。若能保持此勢頭,估計Tesla於2020年底能真正取得首次年度盈利。


說也奇怪,本以為疫情會衝擊Tesla的銷售。特別是美國,失業率創戰後新高,誰還會有錢買新車?就算有錢,在此動盪時期也儲起來吧?令人驚訝的是,今年第二季度新車製造量只減少5.5%至82,272輛,新車交付量也只跌4.7%至90,891輛,加上車輛平均售價略為下跌,期內汽車銷售收入減少3.7%至51.79億元。此外,雖然能源業務的收入微升0.3%,服務和其他收入減少19.5%,但由於貢獻的分額不高,期內總收入只跌4.9%至60.36億元。


雖然收入減少,但銷售成本和營運開支的跌幅更大,期內分別下跌12.2%和13.6%,結果令經營溢利轉虧為盈,由去年第二季度蝕1.67億元變為今年第二季度賺3.27億元。


盈利之所以改善,利好因素包括因在上海設廠而帶來的製造成本減省、員工薪酬支出暫時減少、出售「法定減碳績效金(Regulatory credit)」的收入增加,以及完全自動駕駛(Full self driving)系統的遞延收入在期內確認。可是,部分利好因素被不利因素沖銷,包括工廠停工的相關開支,以及因為派發認股權而出現的股份支付開支(Stock-based compensation expense)。此開支於今年第二季是3.47億元,當中1.01億美元與Elon Musk的2018年股份獎勵計劃有關。


值得注意,汽車收入包括了法定減碳績效金銷售收益。簡單來說,美國有些州份要求汽車製造商生產零排放車輛。Tesla生產電動車當然沒有問題,但其他汽車生產商如不想生產零排放車輛,同時又不想被罰款,唯有向Tesla購買減碳績效金。於今年第二季度,相關收入升285.6%至4.28億元。一個有趣發現,若撇除這些收入,期內汽車銷售收入實際跌9.8%至47.51億元。換句話說,今年第二季度的汽車銷售收入靠出售減碳績效金來補貼。


最後一提,Elon Musk不從Tesla領取薪酬,只靠公司派發的認股權。此舉不會影響公司現金流,股東看來得益。不過,天上不會掉餡餅,這些股份支付開支須要算進公司損益表,股東的每股應佔盈利照樣減少。更重要的是,Tesla股價愈升,其股份支付開支就會隨之愈高。就以今年第二季度為例,未扣除股份支付開支前的每股盈利為2.18元,扣除後減少77.1%至只有0.5元。從現金流角度去看,Elon Musk實際是從市場拿取薪酬,變相投資者夾錢給他支薪,股東根本沒有任何得益。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hk/     
逢周五刊出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