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譚耀文拍《二次人生》經歷演員最痛 胡子彤銘記智叔身教
2021-04-23

譚耀文和胡子彤在《二次人生》中首次合作,演一對失聯廿年後重遇的師生,胡子彤演的廢青受經歷喪妻之痛的老師啟發,重尋人生目標。運動員出身的胡子彤,慶幸從求學階段、投身棒球運動到轉職做演員,遇上不少伯樂恩師,其中一位是在《點五步》合作的廖啟智,他直言,「初次拍戲能遇到智叔,是人生很大福氣。」入行逾30年的譚耀文受智叔的啟發,希望人生下半場能多貢獻社會,幫助年輕一代。

最難是演Hae

對演員而言,每演一齣戲,都是另一人生的體驗。胡子彤演年過三十的地產經紀志行,有樓、有認識逾20年的死黨、有暗戀他的女生、有穩定工作,卻是個沒有人生目標的廢青。作為香港棒球代表隊成員,運動員訓練教他向目標勇往直前,角色跟現實的他有很大反差,最大挑戰是演「hae」,他從角色的成長去揣摩,「其實說的是關係,眼前的人對你有幾重要,你如何看大家的關係?我的角色自母親離世後,覺得所有人都不重要,例如自小認識的死黨,已習慣被他照顧,不覺得是很重要的關係。直至重遇昔日的體育老師黃Sir,看著黃Sir與師母的,才首次發現原來一段關係很重要。」譚耀文認為,《二次人生》正是要提醒大家,跟疏遠了的朋友再聚,或重拾一些疏忽了的事情,尤其是疫情之下,更要珍惜還可相聚的時間。

news-images
譚耀文和胡子彤在《二次人生》首次合作演一對師生。(蘇文傑攝)
news-images
譚耀文大讚胡子彤演戲自然很好學。(蘇文傑攝)

母病危 演喪妻角色

電影也觸及生離死別的課題,譚耀文在戲中演面對喪妻之痛的體育老師黃Sir,他形容演員都是將日常經驗與觀察融入角色,譚耀文父親於2004年離世,他嘗試代入母親對丈夫之不捨之情去演繹角色,「今次我踩進生離死別,如何從真實生活取感覺?黃Sir這角色很痛苦,我拍這戲時母親病情惡化(2019年),當我正面對生離死別,而我要演類似的情節,那種交錯,是演員面對演戲最痛苦的事。」其母去年不敵癌魔病逝,他坦言,「母親離開時,我很痛苦傷心。」經過一年沉澱,他深有體會,「導演給我的一句話是,人生就像一朵花,盛放過後即使淍謝,可以製成乾花,依然有它的美麗,就如離世的人,我們可保存這記憶和感覺。」

天命之年 看化人生

過去一年,有不少資深藝人離世,促使52歲的他認真反思人生下半場,他特別提到上月病逝的廖啟智,「我跟智叔合作過幾部電影,他很沉默,很用心演好每個細節,也很無私地助人,一個人離世能帶來很多讚頌,這才是最重要。」他自言是「睇化」了,「有時要以退為進,我這把年紀,別要繼續鬱鬱不得志,還想著要爭甚麼,這些都已過去,雖然我的輩份不致於教人,但希望自己的人生下半場,能多貢獻社會,與新導演或新人合作,仍要保持智叔這心態。」

news-images
譚耀文演經歷喪妻之痛的老師,拍戲時正面對母親病危。(蘇文傑攝)
news-images
胡子彤在疫情期間,學寫詩和散文,自我增值。(蘇文傑攝)
news-images
兩人不約而同認為,最難忘是黃Sir在文具店罵志行的一場戲,充滿張力。(劇照)

聞智叔死訊 呆坐痛哭

談起智叔,胡子彤不無感觸,他入行的首部電影《點五步》正是跟智叔合作,他憶述收到智叔死訊當晚,完全難以置信,「記得那天跟朋友食飯後踢波,有人跟我說智叔離開了,我還叫他別用生死來說笑,待經理人和同事確認消息後,我呆坐著10分鐘,完全不懂反應。」當晚,他跟一起拍《點五步》的談善言和柯煒林,抱頭痛哭,「他倆剛好在附近工作,便約出來見面,我一看見他倆,所有畫面重現眼前,跟他們擁抱後,就禁不住大哭,直至現在我也不懂處理或面對。」譚耀文見狀,即拍拍胡子彤的膊頭以示安慰,胡子彤續說,「我第一套電影能遇到智叔,是我很大的福氣!智叔沒教我們甚麼,但他的言行舉止,對演戲的堅持,照顧後輩和新人,已說明一切。他常說拍戲最緊要開心,我現在才明白,不論是開心或沉重的電影,總要在角色裡找到樂趣,享受演戲的過程,我會好好記住放在心裡。」

Am730
展開相集
共 5 張照片
Am730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Am730
鄭中基演唱會|獅子山背景下高唱《人若然忘記了愛》 Keyboard吉位悼Gary Tong
Am730
Am730
守不住的秘密|「蜘蛛仔」湯賀蘭《讀心叛變》騷肌與「絕地武士」異星大冒險
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