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巴夫洛夫狗實驗
2021-10-15
Am730

我剛在酒店捱過21日防疫隔離,這段日子令我明白到人類跟狗沒多大分別。對我而言,獨自在酒店房坐足三星期猶如單獨囚禁,只是你的房間比較漂亮,又可以跟其他人通電話或以視像會議開會,還可以瘋狂看電視直至你覺得頭痛欲裂。

我因而明白人面對管束時跟狗的反應無異。1890年代,俄羅斯生理學家巴夫洛夫(Ivan Pavlov)發現只要改變餵狗的方法,即可以控制狗隻的流口水反應,他因為這項實驗而聲名大噪。

這個實驗是這樣的,最初狗隻看見實驗室助理員端上食物便流口水,即使助理員兩手空空走近,狗隻已經開始流口水,因為牠們看見助理員即聯想到食物,於是巴夫洛夫決定每當食物送到時,他立即用節奏器發出咔嗒聲,狗自然會將兩者聯想起來。

沉悶的酒店隔離會漸漸消磨人的感官和思想,唯一令人生起反應的是酒店職員一日三次敲門送餐。於是,大約七天後,每逢有人來敲門,我自自然然嚥口水,因為我整天都在等送餐。我漸漸進化到甚至不用人家敲門,每逢到應該進食的時間,即使鄰居傳來沖廁或關櫃聲,我都會興奮莫名。過了兩個星期,我甚至不用任何聲音,即使我正在食午餐,只聽到任何聲音都會自然嚥口水。我跟狗唯一的分別是我用兩條腿走路,但我相信如果要我多隔離一周,恐怕我也會變成用四肢走路。

我在隔離期間有此發現,因而明白人類的感受和直覺跟動物很相似,就像養魚的人都知道只要你魚缸前面舉起手,那些魚就認為你要開始餵食,所以下次當小狗在門前搖着尾巴迎接你回家時,你要知道只要倒轉角色,你也會做相同的事。  

巴夫洛夫狗實驗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