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轉移
2020-08-11
news-images
有報道指港人轉移實金海外顯著增加。(資料圖片)

股市難估,活在每日節目預測後市的生活,有時相當難捱。

資金流向具備一定參考價值,截至上星期三的一星期,環球股票資金其實出現輕微的資金外流,跟美股走勢幾乎是完全兩回事,散戶充撐股市,難道是真的?再看區內股市,外資基金其實錄得四星期以來首次外流。至於債券,仍然是投資者至愛,或多或少反映,環球宏觀因素不確定的同時,中央銀行放任印鈔環境下,資金根本是沒有出路可言。

債券市場大旺,歐美市場的發債潮近日亦在區內出現,每日在資訊終端機看到的內房或相關中資企業發債愈來愈多,而且很多是常客,而利率就一次比一次低。主權債基於安全及流通性,仍然是最具避險功能,而現時的環球利率水平,很多機構大戶已將投資企債的門檻調低。且看,正當Google母公司發債大收旺場,十年期債券只需1.1厘利率之後,回報誘因造就了B級的投資級別企債更受歡迎。

正當全球要追求利息回報,有趣在於原來環球股息類型基金卻錄得顯著外流。其實這也不難解釋,無疑股市整體股息回報比債市優勝,但君不見很多一直可靠而具備現金流的大企業,因為業績表現及要預留資金,都大減派息,香港情況更可見一斑。

至於滙豐控股(005)唯一催化的派息因素,隨著監管要求及大圍環境因素,今年全年無息派已成既定事實,就算明年,一直實行多年的全年51美仙派息水平,近日已先後有多家投資銀行下調預測了。

港股表現一度惹人憧憬,但憧憬升溫每次又是回調之時。後市無謂預測,現時最大問題可能在於市場對新經濟股染藍,以及中概股回流存在過分憧憬。一方面,新經濟股無疑推高了市場估值,但估值高而基本因素欠奉的市場,從來都存在更高風險。另外,最重要當然在於香港處於中美博弈之間,而且很多遊戲規則,很多既定事情都在變,誰說沒有不確定性呢?

黃金升勢愈勁,代表市場對前景愈有保留。金價每安士已升穿二千美元,撇除技術走勢,黃金的上升推手之一是美元弱勢,而事到如今,美元後市已非升與跌的問題,而是跌要再跌多少。《金融時報》報道,黃金有價,同一時間港人轉移實金至海外明顯增加,這代表了甚麼,可能只是「無奈」兩個字。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