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網易嘅易
2020-06-12
Am730
以今年首季度收入計算,網易在線遊戲佔總收入佔比達79.2%。(資料圖片)

一個有趣問題,剛剛來港作第二上市的網易(NASDAQ:NTES;9999),那個「易」字應讀「容易的易」,還是「交易的易」?普通話沒有此煩惱,但廣東話的讀音卻有兩個。查了一下沒有結果,但估計是「容易的易」居多,因為網易的英文名稱是NetEase。

網易新股認購反應熱烈,在認購之前,大家對這間公司的業務有多少認識?翻閱招股書,發現網易有不少業務,包括在線遊戲(自研和代理)、在線學習、音樂串流、電子商貿、網媒、遊戲直播,以及電子郵箱等。不過,若以2020年第一季度的收入計算,在線遊戲佔總收入的佔比有79.2%之多。反觀其競爭對手騰訊控股(700),同期網絡遊戲的收入佔比只有34.5%,說網易是「遊戲股」不失為過。

論收入,騰訊較網易為多。以2020年第一季度為例,騰訊的總收入有1,080.65億元(人民幣,下同),網易同期的總收入只有170.62億元,只及騰訊的15.8%。不過,單以在線遊戲計算,差距沒有想像中大,網易同期的收入是騰訊的36.2%,難怪網易被視為中國第二大網絡遊戲商。另外,根據招股書所示,在2019年全球十大移動應用發行商排名中,網易排行第二,僅次於排行第一的騰訊。

從上述數字可見,騰訊業務較網易多元,網易較側重網絡遊戲。業務集中好處是資源運用效率較高,容易提升盈利能力。例如今年第一季度,網易的整體毛利率有55%,較騰訊的48.9%高出6.1個百分點之多。不過,壞處就是將大部分雞蛋放在同一個籃上,出意外時對收入以至盈利的衝擊也會較大。

特別是網絡遊戲在中國承受不少政策風險,例如廣電總局曾於2017年年尾批評「食雞遊戲」血腥,導致騰訊代理的《絕地求生》需要改編成非暴力的《和平精英》。網易的同類遊戲《荒野行動》,也是在內容大幅修改後才獲批版號。

說到食雞遊戲有一段小插曲,《絕地求生》的開發商藍洞於2018年4月在美國狀告網易的《荒野行動》抄襲。雖然雙方於2019年3月達成和解協議,但藍洞一方於2019年10月再次入稟法院,控告網易違反和解協議,目前為止訴訟仍在進行中,不知如何收科。

騰訊和網易的遊戲收入極度依賴中國市場,沒有拿到廣電總局的版號之前,騰訊和網易的食雞遊戲在中國就不能正式上架,沒有收入如何是好?答案是向外闖。騰訊將該遊戲向全球發行,網易就比較特別,遊戲在初期沒有日語版的情況下,居然成功打進日本市場,在當地掀起熱潮。由此可見,中國遊戲商進軍海外市場是何等重要。

網易當然明白這一點,所以近年致力將遊戲拓展至海外。於2019年,網易有11%的遊戲收入來自海外。另外,是次來港上市籌集到的資金,約有45%將用於「全球化戰略及機遇」,當中包括豐富海外市場遊戲內容、增強全球研發和遊戲設計,以及向國際遊戲開發商投資。

綜合而言,網易業務較集中在網絡遊戲,收入容易受遊戲開發周期影響,受歡迎的遊戲愈多,遊戲周期愈持久,收入自然愈多,反之亦然,投資者須要留意。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