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SK看:守護長者的天使—「護理員」
2020-09-18
news-images
(作者提供)

「若果以老人院作為歸宿,您願意嗎?生存之外,您還想多了解一些在老人院生活的故事嗎?」[1]

上述兩句,不易回應;也許您未必思考過,甚至不願去深究!無論如何,這個行業的「使用者」和「護理員」,的而且確存在我們的社區中。2019年全港約有7.5萬個安老院宿位(包括任何類別的院舍)。在2.7萬個資助的宿位背後,其實仍有3.8萬人在輪候名冊上。業內護理員的需求,若以日班(1:20)及夜班(1:40)來推算,現役護理員約莫有6,000名。

今集,就讓筆者從ASK(Attitude,Skill,Knowledge)三個角度,帶領大家了解這班守護院舍長者「幕後天使」的職業素質:

《A》態度

【厭惡性】不少初入行的護理員或他們的家人,都曾經與「厭惡」這種感覺遇上。Joyce[2]:「覺得這些工作有點低下……他們又不是我家人」經歷過,成熟後,Joyce: 「雖然院友未去到家人咁親密,都逐漸發展成熟悉的朋友……老人家好需要我,放假期間,大家都會想起對方。」 

【偏見】阿文[2]:「一般人的偏見:老人院是長者等待生命完結的地方……但我認為,其實這是社會報答他們的渠道。服務他們,都算是一種尊重!」

【面對離世】阿廷[2]:「在這崗位,半年就見證著10位院友離開……好快!好突然……今日你唔同佢傾偈,可能明天就無機會!」

【使命感】阿廷:「我想照顧:無家人,沒人照顧的老人……」阿姿 [4]:「幫到老人家,其實是幫自己積福!」

《S》技巧

【硬件—護理】從幾段影片中,都見到護理員工作涉及的技巧,也不比護士少;例如急救、洗傷口、打針、派藥、抽痰等。

【軟件—溝通】阿姿:「唔知點面對過身院友的家屬,她過來擁抱我,感謝我這段期間的辛勞」阿風[3]:「可能只有我樂意睬她,所以經常向我撒嬌,要我餵食,其實她是勝任的……」

《K》知識

【過去】縱使Joyce曾面對迷惘:「自己都照顧唔到自己,真的能夠照顧老人家?」

【現在】但筆者深信:每位從業員都有一顆善良的初心,像阿風:「我自少被祖父母照顧,現在只想報答老人家!」

【將來】且讓初入行的從業員成長後,更有甚者,像阿廷 :「我希望用我學會的耐性、知識,除了直接實踐在院舍,我還可以教導朋友,怎樣去照顧家中的長者」。 

【感想】一班有正面態度(A)、堅毅持續操練技巧(S)、最重要的,不受過去侷限,樂意學習新知識(K);不僅做到敬業樂業,還兼顧到「推己及人」的護理員。

無論疫情與否,也在默默緊守崗位。 筆者認為這豈不是一幅:「以生命影響生命,讓愛於社區承傳」的漂亮圖畫麼?

資料參考:

[1]《香港故事—此時此地:#8護老院 60小時》 (2020)

[2]《我係奮青:我在老人院追夢》 (2018)

[3]《視點31:年輕人從事安老行業》 (2017)

[4]《扮工男女:糞便抽痰都見勻難唔到安老院生力軍》 (2017)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