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行業發展,我們幾位工程師想說的是……
2020-07-10
#Hashtags
news-images
相片由作者提供

最近筆者有較多機會與很多工程師交流,他們來自不同年代,有老闆級的前輩、工作了接近廿年的中生代,亦有初出茅廬的青年工程師,他們來自政府、大機構、工程顧問公司、大學等。今日不妨為讀者分享其中一段對話,裡面有幾個有關工程行業發展和工程師形象的說法,值得深思。

 

前輩A:「以往大學工程學系屬於競爭最激烈、收生成績最高的科目之一,與醫學院、法律學系睇齊,是以前所謂的『三師』專業。我的工程系舊同學都是天之驕子呀,高考成績要有幾支『火箭』才會考慮入讀。社會也急速改變了,由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追求快速發展,演變到現在人們追求優質生活和可持續發展。當然,這對工程師設計項目的要求也提高了,我們這專業應該更多考慮以人為本,工程師有責任令這個城市生活質素更高、更宜居。諷刺的是,現在各大專的工程學系收生成績每況愈下,甚至有些工程系課程被學生視為『水泡科』。」

同業B:「這也是相對的吧。律師、醫生還是很有吸引力的專業,這兩科的聯招收生成績繼續高企。」

老闆C:「你知道這是甚麼原因?很大程度是政府的招標制度呀。你們都有聽過『一蚊標』吧。政府在審議工程投標書時過分迷信價低者得,甚至很多工程招標時出現比平均合理價錢低得很的標書也沒有被篩走,最終反而挑選了它。這不但大幅增加工程爛尾或質素欠佳的風險,也令承建商和顧問公司長期在低利潤的環境下營運。其實這也導致承建商和顧問公司未能以吸引的薪酬吸納年青人。人工不夠高,行業的吸引力便低了,這也反映在收生成績上。」

同業B:「你說的也是整個行業也知曉的通病。但為什麼政府懶得去改變?」

前輩A:「我是政府出身的,十分清楚政府的官僚作風。政府會認為公平競爭很重要,公帑不能亂用,要跟足世貿規矩,因此價低者得的大原則不能變。但至少超低價標書,例如投標價比其他的平均值低超過三成的,都很應該被否決吧。」

我:「另外我也經常建議政府將大型工程的招標斬件,降低入場門檻,並更改政策要求海外企業投標時必須與本地企業合資,這樣使本地中小企可以參與,並透過與外資合作累積大型工程經驗,提升競爭力。馬來西亞、澳洲、新加坡的政府也有類似規定,香港政府需要參考。」

同業B:「這當然啦,不然我們一直比大型外資『壓住』,無經驗又『無肉食』,莫說要吸引人才了。說回人工,私人承建商和機構聘請畢業生的起薪點不比政府工務部門的低吧?」

老闆C:「起薪點差不多,但畢業後三四年開始,公務員和私人機構工程師的薪金便有顯著差距了。要改變這個狀況,你們剛才說對於招標制度的改革,長遠提高承建商的收入和競爭力是必須的。另外政府鼓勵和協助本地承建商走出去,參與跨境或外地大型工程,『做大個餅』,這也很有幫助。」

前輩A:「工程師的形象也很重要。尤其是最近幾年陸續有主要工程超支、嚴重逾期、出現貪污或品質問題的醜聞,社會大眾對工程這個專業的尊重和信任無疑會減少。我們工程師是有責任為業界發聲,首先是向公眾說明工程專業的標準是如何,另外亦要從專業角度提供我們對解決事件的方案,不可人云亦云,不要盲撐,作為業界代表的,不能龜縮。我們不能辜負社會對我們的期望。」

我:「對。我也經常在想,香港人才輩出,學生甚至在數理上成績名列前茅;我們靈活快捷,懂英語亦懂與不同文化背景的同事合作相處;而且香港工程項目的難度和規模也是世界矚目的,理應我們能訓練出世界上一流的專業工程師。可是,為甚麼我們只見大型外資承建商在港經營,而未有孕育出能立足本港、揚威國際的跨國大型承建商呢?我們實在要繼續努力。」

#Hashtags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