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重生
2020-06-30

港版國安法既是香港的「緊箍咒」,但亦是香港的「定海神針」。一個可以使香港再度輝煌重新出發的——轉折點。讀者或者會覺得奇怪,香港回歸廿多年後的今天,香港人不但沒有融入國內的發展,反而抗拒的情緒比過往有過之而不及,最後迫使中央出手訂立《港區國安法》。筆者試圖從三個方向為大家解釋當中的前因後果。

【香港】

被英國殖民了百多年的香港,以其沉穩內斂的的特性、靈活變通的生意手腕,遊走於東西方之間、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經濟奇蹟。但在原來宗主國走後,又在大陸政府放任不干預的情況下,一些人開始變得日漸亢奮,在社會製造各種爭拗。最終導致經濟建設停頓,香港由盛轉衰,不單蹉跎歲月,而且挑動中港仇恨妄圖轉移視線,情況就如同日本劇作家寺山修司在《奴婢訓》中的故事;在主人不知去向的時候,大家忘記了本來的職責,瘋狂地互相爭奪主人的位置。

【大陸】

大陸情況正好相反,GDP由1997年的9千6百億美元升至2018年的13.61兆美元,14倍的增長。大陸的經濟模式是結合市場經濟與計劃經濟,由國家指導、國企帶頭、民企跟隨的方法進行。人民亦樂於放棄部分政治權利換取政治的穩定和經濟的發展。這種情況使到政府在處理問題時更有信心,配合中國內外環境,堅實地向民族復興、國家富強推進。尤其在新冠肺炎期間,中國的模式又再次得到印證及成功,在全球確診人數突破千萬的同時,佔世界人口四分一的中國只有8萬4千多宗確診。經濟急速增長亦都使到中國一些固有問題更為突出,例如貧富懸殊。國家總理李克強最近指出中國6億人月入僅有千元,再加上西藏、新彊、台灣這些老問題,社會充滿了危機和不穩定性,香港的動亂隨時成為引爆大陸的火藥引。

【西方社會】

中國大陸的急速發展震驚了西方社會,尤其是在這次疫症衝擊之後,大家都發覺沒有辦法離開這個「世界工廠」。甚至歐洲,尤其是年輕人開始懷疑一直信奉的政治體制還是否行之有效,從而質疑各國領導人的管治能力,美國更不容忍有其他國家挑戰其世界霸權。歷史上出現過兩個國家,曾經嘗試過;一個以武力,但其結果是國家解體。一個以經濟,但其結果是國家陷入迷失。但當美國以同樣方法,收拾中國的時候,卻不能湊效。香港的暴亂給了他以最低成本壓制中國的機會。就算不能發動顏色革命亦都能夠趁勢敲詐中國,取得經濟利益。

香港有些人本來就對中國懷有敵意,從回歸到現在一直希望推翻這個政權甚至不惜勾結外國,傷害國家和香港的利益,和外國裡應外合,製造中港仇恨。這次國安法的訂立,就是為了懲治他們。筆者認為這些人可以不認同中共,但不能因為仇共就做出傷害國家和香港的事情。就算,他們再加深中港仇恨也不會撼動中共的政權,亦阻止不了中國的崛起。這些人有心或無意都好,請及早收手!

執迷不悟只會害己害人!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

陳廣錫

 

(本會提倡價值多元,故任何本會會員發表之文章並不代表本會立場。)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