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22-06-22 04:31:32
日報

長安客‧金鐘人

分享:
長安客‧金鐘人

長安客‧金鐘人

近來看了一本叫《長安客》的書,書中寫到我們最熟悉的唐代大詩人們,與常識相反,大多經歷過安史之亂,在官場上亦不得志,最後鬱鬱而終—─王維、杜甫皆曾被安祿山俘虜,李白更是歸錯了邊,投向造反的永王李璘。永王被殺後,李白幸得郭子儀力保,方得免死,從此在江湖漂泊。

玄宗倉皇逃出長安後,當官的幾乎選哪一條路也是九死一生:追隨玄宗的,玄宗被肅宗架空奪權後便沒戲,跟隨肅宗又擔心玄宗復辟一切皆空,投降安祿山的戰後會被追究流放,不投降則很可能直接被殺,真是走錯一步永不超生。經歷過九死一生後,不少人方發現他們從此回不到長安。

林下李上,官場上自然是人走茶涼,不少「金鐘人」一夜之間成了權力的過客,四大皆空、斯人獨憔悴,但回看歷史,便會知道這實在沒有甚麼好可惜的。
中國歷朝每逢到了中葉,便會出現大變故——唐有安史之亂,宋有靖康之難,明有土木之變,清有鴉片戰爭、太平天國之亂,皇朝自此一蹶不振,最終轟然倒塌。唐、宋兩朝更是在盛世中,在經濟、文化、科技等各方面達到頂峰時,忽然崩潰,令杜甫、李白這些追求功名的文墨才學之士,只能在缺衣少食、貧病交加、流離失所中黯然逝去。

回歸後的香港又何嘗不是這樣?董建華時代有50萬人上街,曾蔭權有金融海嘯,梁振英有佔領運動,林鄭月娥有反修例風波,風波後政府元氣大傷、半死不活,只能等夠5年換屆。一朝金鐘人,「朝見寵者辱,暮見安者危」;今天還是金鐘人,明天卻成長安客。 周三刊出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