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社會創新的都是發明家嗎?
2020-05-15
#Hashtags
news-images

提到社會創新,不少人都會著眼於「創新」一詞。說自己在做一些社會創新的計劃,確實背上了不少包袱,別人總會以為你發明了一項新的產品和服務。我們在香港推廣的卡巴迪(Kabaddi)是一項四千年歷史的南亞體育運動,不是我們發明,那麼創新之處在哪裏?

 

很多時我們會特別留意社會創新計劃之中的產品和服務,但在我而言,社會創新要看項目的整個過程是否一種為社會帶來改變的方法和模式。舉個例,多年前網上租賃貨車平台的出現,迅速為社會帶來改變,大家或會認為互聯網及手機應用程式是整個創新計劃的核心,但其實背後所帶來的價值不止於此。網上租賃貨車的平台打破了傳統貨車司機受僱於貨車公司的模式,從以往由公司接單、分派司機到付款的過程,變成由司機就著自己的上班時間、身處位置而直接與客人聯絡提供服務,徹底改變了社會的物流運作模式。

 

我們看一個社會創新項目的時候,除了產品和服務的創新元素外,從理念、回應社會痛點方式、經營模式、為不同持份者及社會帶來的影響、可持續性以至市場競爭力都要完整地審視。把同一種模式放在別的地方,可能談不上社會創新,也未能有效回應社會問題。早幾日看到一篇題為《2020年全球37間值得關注的社企》網站文章,看到一間社企培訓邊緣青年人成為設計師,協 助不同的企業設計網站及應用程式。聽起來沒有什麼特別?如何投入社會去競爭?對!如果這個模式放在香港或美國加州,引起社會關注過後便要面對商業社會強大的競爭,但這間被評為2020年全球其中一間最值得留意的社企是位於非洲的烏干達,科技水平遠遠及不上歐美國家。但創辦人就是看準在數碼鴻溝之中,非洲國家及其青年的痛點,讓項目帶來的效果更顯著。雖然有人擔心會否再次成為全球化下已發展國家對發展中國家的「剝削」經營模式,但這個計劃現時已成功讓數百名烏干達的邊緣青年建立技能,自力更生。

 

卡巴迪不是一項創新的運動,但在香港卻有其重要社會價值。卡巴迪是南亞國家家傳戶曉的運動,就算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少數族裔也十分熱衷。不少少數族裔青年人面對的不是缺乏一份工作,而是在工作中能否獲得一份滿足感。我們培訓少數族裔成為文化大使及教練,讓他們把家鄕的文化傳播到香港華人社會,獲取一些工作機會之餘,也能提升他們的文化自信。我們不是要訓練出色的卡巴迪運動員,但至少希望透過卡巴迪運動打破種族之間的隔閡。

 

作者簡介:

羅旭光,香港卡巴迪聯盟聯合創辦人,與拍檔鄧偉文(Wyman)在香港推廣南亞熱門運動卡巴迪,期望以體育運動為媒介促進文化共融,幫助少數族裔和本地青年互相交流。

更多資料:http://www.sie.gov.hk/go/kabaddi

#Hashtags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