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明一國兩制行不通對香港有好嗎?
2020-08-06

八十年代初,當香港人開始知悉,中國一定會在1997年收回香港的主權時,擔心的人確實非常多。因為,大家起初都預期,中共一旦收回香港,一定會在香港推行社會主義制度。當年,香港有不少人都是從大陸逃亡來的,他們當然不想又再返回之前那種生活,於是紛紛尋找逃生門。直到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的構思後,大部分港人才逐步放下心中的疑慮,留在香港,續謀發展。
 

當時,我身邊也有一些人,對共產黨無法放心,認為非要離開香港不可。可惜他們在外國的發展都不太理想,重新回港的亦有不少。


這批人移民的條件不比今天的人差,若果他們也不易在外國有好的發展,而今才去的人,要生活得比在香港好,實在更不容易。


因此,我一直認為,香港人的正確定位是應該設法讓中共相信:選擇在香港行一國兩制是正確的,他們原先的構思,一定可以逐步落實。當中共看到自己的目標有機會達至時,她才會繼續在香港施行一國兩制。


很可惜,香港有不少政客並不明白這個道理,他們的定位是要揭露中共的陰謀,叫香港人不要相信中共真的有意在香港行一國兩制。他們阻礙23條立法,令香港無法完成自己的憲法責任。其效用是令中共覺得之前訂的一國兩制方案有思慮不周的地方,需用其他方式去補救;結果只好由人大替香港訂港版國安法。如果反對派當初不是全力阻止23條立法,香港就可以自行訂一套港人更容易適應的國安法;而外國亦沒機會胡說一國兩制已死。


此外,回歸以來,反對派最熱衷的是指控在基本法框架下的選舉制度是假民主。因為即使讓香港人一人一票選特首,中共仍會透過提名委員會篩選候選人。為此,他們不惜佔中,企圖逼中共接受超出基本法的公民提名。中共當然不會接受。因為反對黨擺明車馬,要選一些中共不會接受的人出來做特首。結果,香港人失去了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機會,特首亦失去了獲全民選票認受的機會。在這種情況下,政府施政時,一定沒法強勢,管治效益一定大打折扣。


最近反對派又搞「35+」,企圖在立法會取得主導權。他們獲取主導權之後會怎樣做呢?原來是要否決財政預算案,以及一切由政府提交的議案。作為議員,怎可以連財政預算案的內容都未看到之前,就決定要否決它呢?這豈不是要癱瘓政府,甚至可以被視作顛覆政府?


反對派所做的,有一個共通的功能,就是證明一國兩制沒法行得通。可是,即使行不通,中共亦不會退位讓反對派上台走親西方的道路。中共會繼續行一國兩制,只是之前給香港的特殊地位有一部分會收回。屆時,香港人會發現,原來北京給香港的特殊地位遠比美國給的多;原來收回一部分,也可以有這麼多的差別。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