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先旨聲明,我們置身的世界竟然是……
2017-02-17
news-images

先旨聲明:我完全是因為在《John Wick 2》看見Neo和Morpheus隔世重逢後,翻炒了一遍《The Matrix》,然後臨時決定抽起本來題目,寫了以下一篇……
 

news-images
1. 換轉你,你揀邊粒?我應該會揀……
news-images
2. Neo看透「塵世」的一刻。睇到我有種莫名的感動。
news-images
3. Neo雖勁,也需Trinity扶持。
news-images
4. 在日式道場,耍中國功夫。荷李活對東方的綜合想像。

1.其實你根本不需要理會引言中的所謂「先旨聲明」——生命,從來沒有「先旨聲明」。在你被拋到世上擘開雙眼之前,有冇「人」懶係溫馨提示地同你把生命這回事「先旨聲明」?

2.我們都在毫無預設下,展開生命,再以不同方式演繹生命——即使大部分都係殊途同歸地返工等放工等出糧,唔覺意愛上一個跟自己同樣平凡的男或女,拍一場平凡的拖結一場(懶係不)平凡的婚,再生一個平凡細路,然後平凡地逐漸老去,死,塵歸塵,土歸土。

3.期間我們通常(甚或肯定)不會懷疑:眼前這一切,Really?

4.但Neo有問,仲成日問,問到遇上Morpheus這個關鍵人,問到問題核心,終於知道自己過去每一天所身處的世界原.來.假.嘅,只是The Matrix投射在他腦袋的感官意識在作祟,在弄虛作假。

5.關鍵時刻沒有Pizza Hut,只有由親切Morpheus遞上的兩粒藥丸:食藍色的,Neo可以回到本來的虛假日常,繼續營營役役地在那不存在的場所,虛度那根本不存在的光陰;食紅色的,Neo就可以被引領到Real World……

6.真實與虛假的世界對照,人生恍如夢一場,不是甚麼新主題(《The Trueman Show》、《Dark City》都拍過),只是《The Matrix》再進一步,抽取了Hilary Putnam「桶中之腦」這個有關知識論的思想實驗(當中涉及好技術性的論證,不是我能夠用三言兩語講得完),再加上不少哲學議題和典故(例如一開始Neo用來收藏Hacker程式的書,竟然是布希亞的《擬仿物與擬像》,極度拋書包;又例如一開始Trinity叫Neo「follow the white rabbit」,便來自《愛麗絲夢遊仙境》)作幌子,用一種OK哲學的包裝,去拍一齣極度娛樂的科幻電影。

7.娛樂性既來自故事,也包括視覺衝擊。CG在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令我們大開眼界,像《未來戰士續集》的T-1000液體金屬機械人、《侏儸紀公園》的史前恐龍,甚至是Michael Jackson《Black or White》MV中的變臉示範,我們看見了一種過去不曾看見過的「真實」,一種被摸擬和製造出來的「真實」;到了《The Matrix》,則把Bullet Time這種真實地存在但我們肉眼看不見的時間進程,「真實地」呈現出來——偏偏又只能在由The Matrix整出來的虛假世界,才能夠睇得見。

8.Bullet Time被之後唔少戲玩到爛,真正對日後荷李活片產生超深遠影響的始終是:請來袁和平擔任動作設計。在《The Matrix》前,荷李活動作片的肉搏方式,主要是「拳拳到肉式」——你出完一拳嘞?Well,咁到我出拳咯喎——由史泰龍到阿諾舒華辛力加到布斯韋利士,一概如是;直至《The Matrix》,所展示的,是一種急速優美招來招往得來更加超現實的港式動作,畢竟功夫的出現場所,是在那個虛假世界——不單純是視覺技藝的挪用,還包括對功夫這技藝的深邃思考(題外,周星馳《功夫》動作設計絕對悅目,但如果是拍於《The Matrix》三部曲之前,才算真正強勁)。

9.講到尾,《The Matrix》將哲學+CG+功夫後,想帶出的一點無非是:醒覺。當Neo醒覺,他看透了現實不過是一個由虛假所編織成的網,知道了自己過去每一天都在虛假中過活,能夠回到真實才是無比可貴——即使個真實極其不堪。

10.至於我們,無論食Blue Pill定Red Pill,個世界都只會是七警打人罪成,而佢哋個一哥感到非常難過。我都難過,難過在覺得有冇搞錯。

news-images
電影最後一幕,播出Rage Against the Machine《Wake Up》,我亢奮到爆燈!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