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被condom?
2020-08-14

和一位政界世叔伯在上環大班樓飲茶,談論到近日北京在立法會議員延任問題上「急轉彎」的現象,聽完世叔伯的分析,徐懿又袋錢落袋。

林鄭宣布押後立法會選舉,及後建制派對於如何處理DQ4(即四名被取消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參選資格的現任立會議員),有大約一致的方向,就是DQ4不應過渡。直至人大常委開會前一刻,連一向把握中央想法準確的人大常委譚耀宗都抱持這觀點。可是北京的最終決定卻恰恰相反,令一眾建制派繼撐《逃犯條例》修訂、今年初疫情封關爭議之後,再一次「集體炒車」。一眾跟車太貼的建制派只能「執返拃沙」,叫DQ4「好自為之」,十足十敗陣的黑社會口吻:「你因住呀……我哋走!」

「你有無留意到有接近西環消息的傳媒,事後為『放生』四人辯解?」世叔伯說,說甚麼北京一直有兩手準備,一手硬一手軟,最終選取軟手法云云,全部都不著重點,北京叫林鄭押後選舉那一刻,難道中央當時未想清楚真空期和議員任期的問題?「重點係,成件事反映一個現實,就係香港的建制派政團,包括工聯會、民建聯這些「親生仔」,在港澳辦和中聯辦整合之後,根本接觸不到北京真實想法。」

我加一句咀:「會唔會呢個係北京一早部署,先放流料俾建制派,營造北京理性溫和的態度?」世叔伯只同意一半,認為北京不是故意放流料,只是利用建制派的輿論對香港社會進行期望管理。他續謂,事件反映北京此刻較需要信任林鄭政府和公務員的意見,也折影了北京對於如何利用建制派,起了變化。他相信北京都看到香港的建制派人物,沉醉於口舌之爭和權鬥,缺乏大局觀,往往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因此不能輕易透露其策略性想法,只能做一些低層次的輿情導引工作。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